鷹Y_

港家透明文手//因為缺糧,只好自割腿肉//博愛黨

【賈尼】皮膚飢渴症(寡鷹番外)

*角色不屬於我
*這是一個神奇的同人宇宙,所以一切皆有可能

這裏是一點小小的科普,皮膚飢渴症是上世紀初葉所提出的概念,研究表明人類需進行適量的皮膚接觸才能有更好的發育,尤其於心理方面。當皮膚處於飢渴狀態會使人更易感到孤獨,亦不會樂於與人分享自己的情緒,而社交網絡不但無助於改善情況,相反地,會使人更孤獨。
-------我是一條想要人碰碰的分隔線------

Tony Stark,一名百萬富翁、花花公子、慈善家兼超級英雄,從小父親醉心於工作到後來失去雙親,成長過程中缺愛得要緊,即使是風月場地的摟摟抱抱都是逢場作戲,但他所渴望的是一個簡單、溫暖的擁抱,所以他對皮膚接觸有著變態般的迷戀,但自尊心不允許他向別人提起這個袐密,而且這樣太毀總裁形象了。

因此,當Jarvis的實體完成後,Tony對於幫助老賈檢查新身體十分雀躍,美其名曰人手檢查比機械更精準,實質是在暗地裏在瞎幾把亂摸,心想:畢竟這是我心愛的好管家,就算隨便摸也不會告我性騷擾吧?對吧對吧,於是他就摸得更放肆了。例如Jarvis的例行檢查從每星期一次調整成了每天幾次的突擊檢查,Tony總是從一些難以預測的地方跳出來環抱著Jarvis上下其手,口裏説是在掂量有沒有長肉,摸夠了才喜滋滋地飄回實驗室。現在連坐個電樓都要摟著腰搭著手,害得Friday自動關掉了電梯監控器的權限。

「該死,我感覺我對你的仿生皮膚上癮了,就像吸毒一樣。」Tony頭也不抬地畫著設計稿,順便摸兩把Jarvis的腹肌,只是來督促自家sir吃午餐的老賈默默決定午餐後要去查找一下AI是否受防止性騷擾條例保障。

然而在其他人眼中,他們只是單純地以為Tony對自己的傑作感到過份興奮而已,可後來他們發現事情並不簡單。Tony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掛在那副仿生體上變成寄生體了好嗎?!誰知道他是不是連洗澡睡覺都抱著Jarvis啊!!婦聯小夥伴感到很困擾,尤其是獵鷹,他説他以後也不敢放具偵查能力的紅翼出去溜達了,以免又看見一些單身狗不該承受的光能暴擊。

不過,Tony對此不以為然地表示「我自己造的AI還不許我摸了?!吃你家大米了嗎?」説完,又摟著Jarvis的脖子往自己懷裏勒緊了幾分。受害人Jarvis則表示:「Sir,你可以考慮往上站一格梯階或者轉移到我面前進行擁抱動作,這樣你會輕鬆點。」被勒得向後彎的老賈提出了一個善意的建議。「我不,Jar。」「As you wish.」 最後這個動作維持到Tony小臂肌肉開始酸痛才告終。

直到某一天,Jarvis在自己的數據庫中無意看見一個名為「皮膚飢渴症」的名詞,所述情況和Tony差不多。表面上Tony看起來人見人愛,可是卻沒有幾個是真心相待的。

他一名在熱鬧中的孤獨者,他需要抱抱。

Jarvis的某個程序告訴他。

「Jarvis,幫我添一下咖啡。」Tony對著空氣大喊,但沒有人反應他,甚至連一句「Sir」都沒有,他覺得有點奇怪。當他走出實驗室時發現天早就亮了,剛好時鐘裏的布殼鳥跳出來叫喚了七次,身後響起了溫柔的英倫腔。「早安,Sir。」聲音的主人頓了頓,走到的Tony面前抱著他。「但我認為你更需要的是晚安。」
Jarvis的下巴抵在Tony的頭頂,手掌輕輕地拍撫著他的背脊,Tony在那塊寬厚的胸口上找了個舒適的位置靠著,迷迷糊糊地睡著了。Jarvis單手繞過Tony的膝下,另一隻手穩住肩膀,抱著Tony回到了睡房,他感覺自己意外地get到了一個極有效率的哄睡覺方法。

-------------有病的寡鷹小番外---------------

「Client,我覺得Tony對皮膚接觸有些過份的渴求。」心思縝密的寡姐早就察覺到這個細節,回到了房間想和鷹眼談談這件事。「是嗎?我覺得我也有!」説著,鷹眼馬上抱起了一罐小甜餅一屁股坐在床上,感歎著鬆脆小餅乾真的好好吃。
「唔~這樣好多了,餅乾罐的觸感真讓人感到安心。Nat,你要一塊嗎?」
沒有人回應他。
「額,Nat?」
他疑惑地睜開了眼睛。
「Nat!!!!!!!!!你先放下我的弓,有事好好談!」
「Nat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」

今天的婦聯依舊很和平地運作呢。

嗨這裏是鷹Y_,可以叫我小鷹阿鷹阿羽阿Y之類的(反正我知道你在叫我就行了),是一名港家的渣文手。不定期更新,而且全靠天時地利人和,還有腦洞和手速。哦對,腦洞清奇,一點也不正經,食用前請自行進行食物敏感測試。
對於CP是博愛黨,目前的坑有劍三、Marvel、Fantastic Beast,還有其他零零散散的。
暫時手頭上的填坑清單以賈尼、復聯、暗巷為主,有時間再去填我那兩個劍三天坑。
如果你喜歡我的作品或者有所批評/意見都歡迎你留言告訴我,無論如何我都會翻騰三周半然後降落在你面前給你比心的。